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朝廷大考
    大明洪武三十年,三月初五。

     卯时已过,辰时未到,今日的金陵城处处透着一股诡异的紧张气氛。

     三月的清晨不冷不热,微凉的晨露只是片刻便把脸上带出了一丝湿意,即便是最懒惰的商贩今日也起了个大早。

     对于所有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有着足够理由让他们去严肃对待的日子。

     道路两旁走夫贩卒,一个接一个的摊位,却都低着头窃窃私语,没有一个人大声吆喝自己的买卖。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今日是三年依次会试放榜的大日子,对于十年寒窗苦读的学子来说,这是比过年还重要的时刻。

     举子们早早的就聚集在了秦淮河北岸的贡院门前,这里窃窃私语声都听不见,静的落针可闻,闭目养神有之,两眼望天有之。强自镇定有之,信心满满亦有之。

     辰时刚过,不知道那个天杀的杀才突然尖着声喊了一嗓子“朝廷放榜啦……”

     大概是被吓的,方才还落针可闻的举子人群忽然骚动起来,有人双腿战栗,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身的尘土,眼珠子却依然直勾勾的盯着贡院大门里走出的两个红袍乌帽的官员。

     当然,更多的则是盯着官员双手捧着的金黄色的布锦。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两个官员慢条斯理的将布锦展开高悬于辕门之前。

     蹲坐在地上的举子忽然发了疯一样的扒开人群,面露癫态,痴痴的望着布锦上的名字,半响,突然跳将起来,高呼一声“中了!我中了……”随后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早已等候在一旁的衙役便有两人抢着上来,搀扶着去了药堂。

     又有轻易举子,面色灰白,涕泪横流。痛呼无颜面见江东父老,一头撞在秦淮河边上的老槐树上,头破血流,旁边的衙役视之不见,嘴角反倒掀起一抹嫌弃的冷笑。

     叶初初嘴上两只流油的肉包子啃得发出嘻里哈啦的声音,碗中喷香的热豆汁喝了一口顿时浑身都舒坦的要命。

     “这就是古代的高考啊!嘿,老娘当年考了将近六百分,毕了业也就骑个小鸟电二轮。哎呀呀,大叔,那个人竟然把自己的头撞破了!哎呀呀,大叔,你看你看,那个人磕头呢,哎呀呀,还有那个,天啊,他尿裤子了……”

     卖包子的老板僵着脸,半响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口中的笑声极为古怪:“哈,哈哈……”

     老天爷呦,这姑娘不要命了,这些弄不好就是以后的官老爷啊!我的天啊,官老爷啊,天天吃鸡腿喝疙瘩汤啊……

     老板的心思叶初初不知道,她眼珠子转了一圈,才看到负着手的韩云朝,相比于其他的士子,韩云朝的身形镇定的很,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初初总觉得韩云朝的背影阴沉的可怕。

     她一定是中了,叶初初心想,她从来就没怀疑过韩云朝会落榜。没有原因,就是相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