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还未下车,语默就看见不远处大强灯下无声移动的男人们,墨绿的长衣长裤加上黑色的军靴,像是电影里出来的装扮无形中给人极强的紧张感。这样的场合不管是谁都是要极认真的对待的,绷紧了头皮语默下车了。

     这里显然是个军事基地,周围跑动的人有股这里特有的气息,强烈的雄性荷尔蒙阵阵袭来,语默体内压抑的东西蠢蠢欲动。

     医生开始担心这一趟她能否完整的归来。语默是不怕这一趟出国安全与否,比起安全问题,她更担心的是她自身的问题。

     所以她一直低着头,跟在一名身形高大的军人后面安静走着。将将下车的时候草草扫过一眼,医生就已经大致将这里的男人们打量了一遍,皆都是身形高大体魄强健的人,这是个连身高都有要求的队伍。

     从眼皮底下盯着身前领路军人来回摆动的手,语默无意识的交换双腿跟着走。突然。前方的人停步然后走开,语默抬头,然后看见了离她不过两米的男人。

     这里的所有男人都有着极好的身材,可是倘一看见这个男人,其他人也就都看不进眼里了。这会,这人和别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只是他帽檐压的极低,故而语默有些看不清他的眼睛,夜色下这人的肤色极重,刚毅的五官更加冷峻,静静抿起来的唇像是拿硬笔画出的一样,这会,这样一个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语默。

     语默亦是仰头看着眼前的人,她虽然高挑,可是穿上军靴还是和人家的身高有一点差距。这会因了衣服宽松的缘故,仰头就露出脖颈大片白皙的皮肤,还有她脸上露出的茫然神色和披在身后的长发,加之打在脸上的光,这个女人这会不知她已经吸引了这里所有男人的眼光。

     语默没有想到她能这么快和柴毅然见面,所以乍一看见这个男人,她有片刻的失神,可茫然过后她也就恢复了神色,等着人家吩咐她要干什么,毕竟这次要去他国,她是一次都没有这样的经验的,所有的都需听命于这个队伍,显然这个男人是这支队伍的头。

     可是等了好半天,没听见任何声音,语默重新抬头看柴毅然。

     将下颌埋在衣领间,像是立于天地间的利刃一样,柴毅然沉默看着眼前的女人。

     “老队,医生来了。”方田在柴毅然身边站了半天,眼见着人家医生站了半天都不见头儿说句话,并且不知怎的他觉得周围空气越来越稀薄,终于忍不住开口。

     男人终于说话了,却是道“领到旁边待命。”语声低沉而凉薄。

     方田于是领着医生往旁边走去,中间背了医生随身背的医疗箱。

     站着的男人眸色幽深看着走动的女人,然后看着她自然的将手中的医疗箱交给自己的副手,他迅速扫了一眼周围,压低嗓音道“动作迅速点。”

     周围因为女医生到来失神的男人们一个激灵,极快速的瞟一眼头儿,然后加紧行动,队长的表情不太好。

     男人的表情语声如何,语默是可以感知到的,仿佛r海的那一两天像是她想出来的一样,那个男人大笑时眼角的细纹还有看她的时候晶亮的眼睛都是她的臆想,这个男人此刻陌生而冷漠,他们不熟悉。

     其实这个样子的男人语默反而是熟悉的,过去的五年里她每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他都是这个模样,和她有交集的那个男人是她不熟悉的。

     因为被他那么直接的拒绝了,语默也就不再对他抱有任何期待,横竖只是为了暂时让自己身体稳定,除了他,其他人还是可以的。

     这里所有男人的身体都是自己喜欢的,这样浓郁的雄性荷尔蒙能让她的身体沉醉而亢奋,语默小心翼翼的压制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安静看着各式各样的男人来回走动。

     这期间,柴毅然一眼医生都没看。

     等终于所有东西集合完毕大家迅速上飞机,语默是被安置在直升机靠近驾驶舱的角落里,粗粗的数了一下同行的军人们,约莫是三十人左右。她小心翼翼的和身边人保持了一两公分的距离然后等着飞机起飞。

     医生并不是要要特地注意柴毅然的,只是目光总也要不由自主的落在对面长条椅上的唯一空位上,那是在靠近机尾的最后一个位置,和她的位置呈对角线,其实两个人相距挺远的。

     柴毅然是最后一个上飞机的,一上来他径自走向自己的位置,一坐定这个男人便道“报数。”这是出队的惯例,只是语默不知道她也是要报数的,及至到了她的位置她低头安静坐着,两三秒过后听见低沉嗓音“报数。”

     语默无动静,又听见一声“报数。”这回语气里带了斥责,她抬头,就见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那个男人的眼神刺一样的射向她,甚至他连神情都是凶狠的。

     身边人低声提醒她“13”,未等她喊就听见“俯卧撑五十个,执行。”

     方才提醒她的人立马就地趴下,语默愣愣看了一眼,再看那个男人还是牢牢盯着她,于是她安静的也趴下去,咬牙开始做俯卧撑。

     她是极少运动的,尽量能不出汗就不出汗,运动会让血液流动变快,这是她最不希望的,所以这会她勉力做完两个胳膊就开始打颤。

     然而她一贯是不会求饶也不会抗议的人,绝对不要和别人说自己的任何事情,也绝对不会向别人求助,自己不能完成的事情,她会拼命去做,直到自己完成为止。

     故而十分钟后,医生双颊潮红额头的汗水湿透了发际,整个人几近贴在地上,可她的数目还离五十个差了老远。

     所有人都错愕的看着队长,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队长为什么对一个非军编的人这样,而且还是个女人。

     柴毅然盯着趴在地上的女人,这个男人咬着后槽牙看医生身上的湿气在座椅下印出的轮廓。

     终于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语默“啪嗒”倒在地上,所有男人都看不过眼,可在队长这里他们一句话都是不敢说。先前恰好坐在语默身边然后提醒她的尔塔终于忍不住了,趴在地上的女人身材纤瘦,正好就在他脚边,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人看见这样的情景哪里能坐得住,故鼓起勇气他大声道“报告,我愿意替医生做完剩下的。”

     柴毅然没有出声,方田低声道“执行。”见头儿没有任何表示示意尔塔快速做。

     语默趴在地上,感觉飞机底部的凉意慢慢给自己身体降温,她就那么趴着,并非不是不丢人,只是这会她的体温太高了,她从来都是最完美的那一个,这是头一回这样狼狈,语默觉得这个男人是故意的,可是她实在不知道原因。

     不光语默觉得这个男人是故意这样对她的,整个机舱里所有人都知道队长是在刁难医生。

     尔塔快速做完剩下的俯卧撑,然后半搀扶半抱起医生放在座位上,蓦地,感觉自己双手像是有刀子在上面切割,他抬头,对面角落里的人眯着双眼盯着他,带了说不出的凉意和阴沉。尔塔快速坐直自己的身体,这会他庆幸他是和那个男人坐在同一个机舱里,他相信眼神有时候也可能作为武器。

     “穿上这身衣服,就给我打起精神,重新报数。”安静的机舱里,这样低沉的嗓音叫人心惊。

     这回快速的报完数,飞机终于起飞了,从上飞机到飞机起飞用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这也在一向讲求效率与速度的队长那里是从未有过的。

     语默原本觉得在飞机上她可能是需要一支镇静剂的,可这会过于疲累的身体让她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于是她就安静坐在角落里。

     飞机起飞之后机舱里的灯就关了,耳边只能听见螺旋桨的声音。黑暗里柴毅然竖起衣领压下帽檐准备睡觉,可是很长时间之后,坐在他旁边的方田还是能感觉到队长在不断的变换姿势。

     终于他忍不住低声在柴毅然腿上写字问道“你之前认识医生。”方田用的是肯定句。

     “不。”这个男人也用的是肯定句。

     飞行数个小时,语默在飞机上一直是清醒的,等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她看向对面角落里的男人,那个男人也是一动不动,然后语默转回视线看身边的人,身边的人也是有一张英俊而阳刚的脸,异族风情浓厚的脸上写满了年轻与力量。从专业角度来看,语默知道身边的不知名军人身体指数也是很棒的。

     柴毅然数个小时也是没睡,他一直清醒着,这个男人后悔当初在医院的冲动还有前些时日的冲动,甚至他后悔遇见了医生。

     飞机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是凌晨,天还蒙蒙亮,他们到达了h国的一个山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