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初醒
    吴卿依茫然地睁开双眼,他隐约记得自己被雷劈了,然后,就感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从空中落下,砸到了一个人,接着,有人把他救了……他努力的想抬起手臂,发现抬起来很吃力,手臂肌肉传来阵阵酸痛。终于手臂到了眼前,只是,吴卿依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手,自己的手没有这么白皙,也没有这么小,这感觉像是一双儿童的手。吴卿依心中有点慌乱,忙起身掀开被子一看,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变小了,难道自己被雷劈得返老还童了?这是,他观察了下自己的衣服,自己身上原来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白色的便衣,但样式绝对不是现代的样式,反而更多的像是古代的内衣服饰。吴卿依更加迷茫了,不知道自己的是什么情况,现在是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方,他虽然经常看各种穿越小说,但是,看别人穿越,和自己切身体会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这种亲身经历毕竟是第一次碰到,而且还完全无法了解自己的情况,内心的感受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了,谷飞云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你醒了?有没有什么地方感觉不舒服的?”谷飞云见到那少年已经醒来,忙把药放到一旁的桌子上,走到床前关切的问道。

     吴卿依从迷茫中回过神来,开始细细打量这白衣少年,他需要收集足够的信息来确定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你好,我挺好的,请问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里是什么地方?”

     谷飞云端过一旁的药,递给少年“你先别急,既然已经醒来,先把这碗药喝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等下慢慢讲。”

     吴卿依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下了“喝完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吧。”

     “其实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当时你从天上掉了下来,好像还被雷劈过,我见你当时还有一口气,就把你带了回来,这里是神医先生的药庐。噢,对了,你掉下来的时候,还砸死个人……”

     听到自己被雷劈过,然后还是从空中摔下来的,吴卿依确信自己是穿越了,“那现在是什么朝代呀?”他想知道自己穿越到了哪里。

     “什么朝代?你是说的,今年是什么年号吧,现在是神州历建元十四年。”

     “建元十四年?那现在的皇帝是哪位呀?”

     “皇帝?噢,当今是轩辕氏执掌天下。”

     “轩辕氏?”吴卿依一头雾水,历史中也没有哪个朝代是有叫轩辕氏的呀,看来自己到的应该是另外一个世界了,和自己原来的世界历史完全不一样。

     “噢,对了,还未请教兄台名讳,在下谷飞云。”

     “你好,我叫吴卿依。”

     “吴兄弟,那天你是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的呀,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从这么高的空中落下来。”

     “额,那个,其实我也不太知道什么情况,我只隐约记得,我们吴氏一族世代生活在海岛上,那天我刚拿到族中新铸造的武器,本来在外面熟悉手感,突然间,大风刮来,天空中直直一道雷劈下,等我醒来就在这里了。”吴卿依知道自己的遭遇实在是太骇人了,便稍做修改,与谷飞云说。

     “这个……兄台的遭遇到时很奇特呀。对了,你醒来的消息我还没有和神医先生通报,我去去便来,你先在这边等下。”谷飞云不是很相信吴卿依的回答,他要去请沈天琦他们过来看下他的情况是否属实。

     房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是三个人,一男一女还有刚才的白衣少年谷飞云。

     “这位小兄弟,我是这药庐的主人沈天琦,这是我夫人慕容婉容,刚刚飞云说你醒来,叫我们过来看下,不知小兄弟可有哪里不适的?”沈天琦夫妇进门之后,先介绍了自己,再在床边坐下,细细观察着吴卿依。

     “在下吴卿依,还未谢过神医救命之恩,醒来之后,身体倒是并无异常,只是,实在是不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吴卿依便将刚刚说与谷飞云的一套说辞再重复了一遍。

     “如此说来,小兄弟的确是被那天雷带来这边的,你那丹田之中残留的天雷,便也是一种证明。不过,这里却是汉中,乃是神州的中部区域,离这最近的海也有几千里之遥呀。如此一来,小兄弟想要回返故居,只怕是不好办了。不知,小兄弟家中还有何人?”沈天琦虽觉得吴卿依的遭遇有点荒诞,但也不能确信。

     吴卿依想到原本的世界之中,父母早早离世,留下自己孤身一人,虽生活无忧,却十分孤独,不免心中一阵凄迷“父母早已不在,故居已只剩我自己了,岛上虽然还有很多族人,但都不十分亲密。”

     “如此,小弟弟,你便在这边先安顿下来吧,看你年纪,也就十一二岁,正好和我家钰儿做个玩伴。”慕容婉容见到这小小孩童脸上那股凄凉的表情,不免同情心泛滥。

     “那便打扰各位了。”吴卿依还是决定留下来,毕竟自己人生地不熟的,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再加上现在自己变成了个小孩的模样,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安全。

     “小弟弟你就在这安心养伤吧,其他的以后再说。”沈天琦夫妇走出房门,留下谷飞云在看护吴卿依。

     在回房间的路上,慕容婉容欲言又止,想是又想起来刚刚出言留下那小孩,是不是太草率了,“琦哥,世上真有这么神奇的事吗?天雷可以将人带这么远的地方来?”

     “婉容,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看那小兄弟的确不像在说谎,再说,哪有十一二岁的小孩说谎能骗过我们的呀。而且,几日前,我给他医治时,发现他体内毫无内力,应该只是一个普通人,便也没有和我们说谎的必要了。”

     “如此,我也安心了,留下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总归是有些不放心。”

     “比起这个,我更担心的是,云儿带回来的那饮血刀,要是让江湖上的人知道此刀重出江湖,必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呀。当年,云儿他爹就是因为这把刀才……唉!”

     “琦哥,你也不要当心,大哥他们这次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才出山的嘛,如今算算时间,他们应该也已经拿到那物事了,相信很快就回来了。有大哥他们在,一定可以解决的。”

     “希望如此吧!”夫妇俩不再多说,只等几位好友回来,再行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