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夏汐音死了
    “汐桐,我们去那边玩好不好?”小缕阳可爱的歪着脑袋。

     “不好!”汐音毫不犹豫。

     “为什么?汐桐,汐~桐~”缕阳拖长了声音。

     “恶!”汐音汗毛倒数“离我远点,太嗲了!恶心死我了!”

     汐音倒退一步,没发现那身后可恶的小石头,“啊!”汐音一个重心不稳,向后倒去。“噗通”一声,落水了。

     “啊!救命啊!”汐音拼命大叫。缕阳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她被河水带向远方。

     待反应过来,河上已没有汐音的影子了,“啊!来人呐!救命啊!汐桐公主落水了!快来人!”

     “什么?在哪?在哪!缕阳公主,汐桐公主在哪!”一大群太监宫女急急赶来,却以晚了。

     河水冲啊冲,汐音飘啊飘。河水依旧流,汐音依旧大叫“救命啊!”“我还不想死啊!”

     此河名为:随风河。何为随风河,是与风共进的意思,风一般的速度,还是通向城郊的河,它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若是落下河,那可是必死无疑了,奇迹除外。

     “想我一世英名,却要命丧于此,不甘心啊!不甘心!”汐音挣扎着仰天长啸。

     “救命啊!开来人救救我啊!”突然一道不属于汐音特有的童音在汐音左侧响起。

     咦?刚才不只有我一人落水吗?这家伙什么时候来得?只见一个白色的狼狈身影在水上挣扎。

     “兄台,别白费力气了!我刚才已经试过了,没用的。”夏汐音小心提醒,那白影扭过头来,一双已初见风华的大眼睛使劲等了我一眼,却不在挣扎。

     看来那双美丽眼睛的主人脾气不小汐音再次找话:“看这河水这么急,一时半会儿也落不下去,既然也没办法上去,不如我们聊聊天吧?”

     “哼!”大眼睛用鼻子回答了我的话。

     汐音再接再厉:“我们来谈谈这么落水的吧?我是不小心踩到石头滑下水的,你呢?”

     大眼睛愤怒地对我吼道:“还不都是怪你!我看见你浮在水上,本想显示我的大侠风范,结果把自己也给搭了进来!”

     没等我回答,他接着说:“想我一世英名,竟为了一个不知名的小丫头而将命丧于此。苍天呐,你说我可不可悲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怎么惨?丫头啊,你可让我恨死了!我真是恨你很到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啊!啊!”

     汐音:“……”我做了甚?让你怎么恨我,是你自己想英雄救美,管我何事?不对呀!刚才他说的怎么这么的熟悉呢?我好像在哪儿听过呢?是在哪儿呢?在哪儿呢?哪儿呢?呢?

     大眼睛:“……”

     汐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苗子!好苗子!”一阵疯疯癫癫的大笑传来。

     一个黄衣人立于岸边,咻的一下消失,再咻的一下出现,不过一手多了一个小娃娃,他在疯狂地大笑着。

     汐音与大眼睛对视一眼,又是开心得救,又是莫名其妙,这个疯子在干什么。

     “小娃娃们哪,你们都是练武的好苗子啊!愿不愿跟着大爷练好武后,一起去祸乱江湖,吃香的喝辣的?”黄衣人一头黑发飘扬,丹凤眼眨啊眨,高挺的鼻梁,殷红的唇,一张帅气的脸,怎么看都与他的智商不符。

     “不要!”汐音与大眼睛异口同声回答。

     “啊?为什么啊?”帅气黄衣人疑惑。

     “习武太累了!”再次异口同声。

     “可我从不白白救人也,那我只有把你们在扔下去了。”说着就真要扔。

     汐音赶紧抓住黄衣人的手大叫:“不要啊!师傅,徒儿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两岁小儿嗷嗷待傅,就绕过你的亲亲徒儿吧!如果真要扔,您老就扔他吧!”说着一指另一边的大眼睛。

     黄衣人一脸黑线,大眼睛鄙视地瞪了汐音一眼,才乖巧的对黄衣人说道:“师傅,徒儿最乖了,师傅就是徒儿的天,是徒儿的地,是徒儿的全世界,没有你,徒儿就活不下去了,您就是徒儿的神呐!”

     咦,还敢鄙视我,比我说的肉麻多了!

     黄衣人僵化了,回过神来,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说:“你们两个小鬼,介绍介绍自己吧。”

     大眼睛:“我叫颜竹,今年三岁,男。”

     汐音:“夏汐音,今年一岁半,女。”

     “咦~,没想到,我这两个徒儿都不简单那。最可喜可贺的是都是神童,都是练武的好苗子,都不需要我带孩子!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衣人疯狂大笑,又突然停下“对了,你们师傅,也就是本大爷,姓骆,单字一个轩,叫骆碎轩,江湖人称:疯癫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姓骆,单字一个轩,叫骆碎轩。怎么这么的奇怪呢?是哪里不对呢?

     “从今往后,你们是就是我骆碎轩的徒弟了,我骆碎轩此生只有你们两个徒弟,不过,你们在没学有所成之前得换一个名字,想想吧。”骆碎轩对汐音与大眼睛颜竹说。

     汐音:“婼雨。”娘亲,爹爹,看我多爱你们呐!都是用你们的名字来组装我的名字哦!

     颜竹:“糯米。”

     骆碎轩:“……糯米?……你?……确定?”

     汐音:“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颜竹:“……恩……别再问我了,也别在笑了……”

     从此,在夕阳西下,美丽又危险的随风河旁,婼雨、糯米、骆碎轩组成了一支在未来江湖谁人不知就得挨打的怪异队伍:祸天下。

     ------题外话------

     清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