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变故
    田诚走在路上,心中感慨万千,摸了摸怀中的金冠,这是他唯一贴身带着的东西。

     他很清楚,这东西不能让任何人看见。在确定金冠安好后,他便把手拿了出来,背着行囊想着自己该去何方。

     头次离开家门,未来的路看上去是那么虚幻。

     羸弱的他,脚力并不算好,即使已走许久,也不过离家一里左右。

     摇头左顾右盼,头次离家的他看到了外面的景色。虽然这里的景色和村子附近的差不了多少,但他总会不自觉的生起一种新奇感来。

     远处,高山耸立,薄薄的云雾缠绕在山的周围。在林间小道上,田诚遥遥望着,隐隐约约看见那山上的屋子。那屋子有些奇特,似乎不像普通人家的茅屋,倒像是书上画的那种宗派式的屋子。

     这可让田诚惊奇不已,心想自己自幼羸弱,如今前路迷茫,若能拜入这宗派中,或许能走上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虽然从未出过家门,但他对修炼之事也是略知一二。知晓这世间有宗派存在,那里是修炼之士们聚集的场所,至于再具体的……他也只知道这些罢了。

     不过,很快他就叹了口气,在心中打消了这个念头。

     “以我体质,若能进入这等宗派便是奇迹了。可奇迹哪有那么容易发生,如今我连金冠的作用都未摸索出来,哥告诉我的那些作用,至今未曾显现……”田诚隐隐想着,虽然金冠带来的好运气他已有感,但金冠能令人随时随地神清气爽的左右他却至今未曾体验到。

     想到这里,他便忍不住又摸了摸金冠。

     可就在这时,忽然有鸟鸣响起,远处突然飞起数百鸟雀,盘旋空中似是受了惊吓。

     田诚双目微闪,心中升起一阵不妙之感。警惕之下,便一跃遁入了附近的大石之后。

     唰!唰!唰!

     紧接着,几道黑影便掠过了田诚之前所处的地方,速度之快,竟犹如幻影一般,令石后的田诚呆滞,想起了不久前雷历风和陆宏的战斗。

     那二人的战斗,田诚至今都心惊不已,那等速度,绝对要比这些黑影快上数倍,可这些黑影给他的感觉,却要比那二人危险的多。

     为什么呢?

     田诚心里想着,忽然,他灵机一动,将金冠戴在头上。

     嗯!?

     霎时间,田诚惊讶,忽感神清气爽,眼前诸景顿时明亮了许多。

     “神清气爽,神清气爽!”田诚顿时激动起来,但随即冷静,望向已经远去,见不到身影的,那些黑影离去的方向。

     “这帮人……莫非,这帮人是冲着家里去的?”田诚心生预感,知晓此方向直往田家,而田家如今正在举办家族比斗。

     “我在家时,并未见有人在外惹过是非,为何……”田诚疑惑,双拳不由紧握起来。

     显然,他已经有了头绪,他明白了,是陆宏和雷历风二人之死被外人知晓了!

     这可不得了!

     他知晓此二人实力,能为此二人而来的人,想来实力也不会逊色多少。

     不过,他也想到了另外的可能。

     那就是,这些黑影,是为了此二人留下的宝物,也就是如今在他身上的,那两枚奇怪的戒指!

     想到这里,他心头微凛,二话不说就欲回家。

     可没走两步,他忽然想到,若自己把这两枚戒指交出去,那不就等于告诉别人,雷历风和陆宏的死与他有关吗?虽然,碍于他的实力,可能不会成为杀人凶手,但无论如何也脱不开关系。

     一念至此,田诚怔住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也就在这时,金冠异变,闪耀出阵阵光华,而后光华尽如田诚眉心。田诚大惊,顿欲取下金冠,可金冠此时却如生根,田诚力拔反而头皮生疼,一时之间瘫软在了地上。

     显然,他怕了,这金冠怎么了,竟然会取不下来!

     田诚无知,他心生恐惧,但很快一切平静,也没什么危险接踵而来。

     过了半响,田诚终于缓过神来。

     摸了摸头顶金冠,那金冠已然常驻,难以动摇分毫。而他眉心,也在此刻突出一豆大金点。

     端详片刻,田诚无力作为,只好坐立起来,想着该如何处理田家之事。

     正在这时,狂风大作,一声虎啸震彻山林!

     吼!

     虎音未落。顿时便有一白虎丛中跃出,威猛异常,凶气逼人,锐利大口,如要食人。

     田诚大惊,但此时不知为何却未软弱,只感身体似有大力,注视猛虎,毫无怖畏,竟觉自己有一敌之力。

     但虎并未上前,其双目似有灵性,冲田诚摇头,示意上背。

     田诚不解,但很快就明了,二话不说就跃上虎背,同时心中惊异自己何时有了如此身手。

     不过眼下境况,他并未多想。只见白虎如箭冲出,呼吸之下冲出百米,速度之快令人咋舌,黑衣众人难以匹敌。

     但黑衣众人已然远去,想来如今已到田家村附近,即是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其之前到了田家。

     不过田诚并未急躁,心知白虎速度极快,虽不能先到,但也不会落后多少。

     刹那间,田诚远去,如风如影,好似腾云。

     ……

     田家村,此时。

     今天可是田家村的大日子,田家村之主田家将要选出下一代家主候选人。

     在整个密林镇,这都算是有名的集会,几乎在田诚离家之前,不少客人就已从四方来到田家做客。

     比斗的擂台设置在田家村的空地上,村民们围绕在擂台附近,而那些远来的客人,则在最前排,并有着座位。

     在那之中,擂台北方,那里坐着的便是田家众人。

     其中,有不少年轻人。统统是田家少年、少女,今日来此竞争家主继承人之位。

     作为密林镇屈指可数的家族,尤其田卓丰还是实力第一人,今日这场比斗可谓是热闹非凡,从三天前一直准备到现在,直到此刻才真正开始。

     大家议论纷纷,村民们以及那些外来的客人,都在私下议论今日比斗某某有多少胜率、有多少实力。似是都有看好的人,心中期待。

     田家的子弟们,那些少年少年,不少人神色傲气,有着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即使是面对外来的客人,他们似是自持田卓丰乃是密林镇第一人,而恃傲无恐。

     其中,便有田龙。

     他心中兴奋,神色中不时流露出来,似是要尽快在擂台上一搏。不过,唯有他自己知道,今日是他要向家主请求迎娶梨花之日。

     所有人都知道,整个田家村,田卓丰可以做主一切事。只要征得田卓丰的允许,这件事便是板上钉钉,再无闪失了。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担心梨花反悔,毕竟他们还没有任何明面上的关系。倘若,田家内另外有人看上梨花,他可能……

     在这样的顾虑下,他决定今天在擂台上好好表现,让家主刮目相看之下,将梨花铁定给他。

     除此之外,在其身旁,另有一少年。其人面容俊朗,从容淡定,同身旁田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少人因此注意到了他。

     田家村的村民们自然知晓他是谁。便是田家新一代天才,田申。

     为何是新一代呢?因为之前,也就是上一代,便是夭折了的,田诚的哥哥田越。

     说起来,此二人本是同代之人,其只比田越小上二岁,比田诚要大四岁。他与田越竞争之时,田诚不过是个孩子。

     如今,他已二十一了。

     原本按照家规,超过二十便无法参加下任家主选拔比斗了。因为这样的人,之前定是已经参加过一次比斗,若未被选为下任家主,则便是实力不济,被淘汰了。

     这样的比斗每五年进行一次。

     只可惜,上次比斗的胜出者田越死了。故而,在田卓丰再三考量,再加上田申他娘作为之下,以及田申的确是如今家内最强的小辈,所以——他获得了本次比斗的参赛权。

     但明眼人都知道,虽然说是获得了参赛权,但实际上就是要把下任家主之位传给田申。

     在这代人中,哪有人能和田申斗?

     要知道,在上代人中,田申可是只比田越稍稍逊色的!

     因此,在今天,他显得风轻云淡,站在田家子弟当中,如同众星捧月般耀眼。

     微微抬头望向空中,他知道,比斗就要正式开始了。在正午时分,这下一任家主之位便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而在他不远处,田卓丰身旁,有名贵妇人。那是他娘。此时,此妇人心中暗道:“这么多年了,终于,再没人能和申儿争了。”

     只是,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忽然间,数十黑衣人出现在擂台上,速度之快境堪比田卓丰之全盛。一个个散发凶气,令在场人都呆滞了数秒。

     田卓丰反应最快,很快站起身来,皱着眉头,注视他们。

     但这些人并未理他,目光扫过周围,落在一妇人身上。那人,正是田申他娘。

     “造基境强者的宝物呢?”二话不说,这些人直接问了起来。

     田申他娘愣住。心中茫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说什么。